无处安放的委屈

此刻,我告诉我自己,一定要爱自己,远离人渣。
肝肠寸断、撕心裂肺的感觉总算是尝试到了,跟心痛比起来,心痛的感觉实在是舒服多了。四肢麻木僵硬、呼吸困难,我以为我废了呢。大概是豆豆熟睡的呼吸声救了我吧。
人生、生活、活着,何处不将就?一辈子呢,如何将就?累到想哭,哭到心累,委屈到无人体会。
人世间,哪有什么感同身受。
我说:哥,他还有救吗?
哥说:可能每个人或者每段生活都会在某些时间点上出现某些固定的事情 尽量朝好的方向看 。
沉默了好久
我:“你不懂”。
这三个字输入了好多次,最终还是删除了。
对啊,哪有什么感同身受,别人怎么能懂这种委屈与无奈呢。
崩溃的边缘。
当你需要安慰的时候,你却发现,每个人都不适合倾述。
过得这么糟糕,怎么能让亲人担忧呢?毕竟当初怎么劝都劝不住。
过得这么不幸福,何必给闺蜜添堵呢?毕竟她也不快活。
半生不熟的朋友,为何要让他们看笑话呢?毕竟他们也没有精力管闲事。
有些往事,一辈子都过不去。无论尘封多久,总有些时候感觉仿佛就在昨天,撕心裂肺般拉扯着你那受伤的心,牙痒痒的想几个大嘴巴子呼过去。然而,那又能怎样呢?
此后,我只想再无瓜葛。
无处安放的委屈啊。